专项工作

冬日暖“杨”

汉江公司喜河水电厂
2022-01-10
李佳龙

    冬至之后,天气总是阴沉的,满天是厚厚的、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,寒风也呜呜叫着,在山谷间肆虐地奔走,仿佛夹杂着无孔不入的寒针,刺穿着我们严严实实的皮袄。太阳也像是惧怕这严冬,从东边向西边一滑就过去了,缺少了充足的温暖,山上的草木也像丢了魂一样,再也没有往日的生机。

    “疫情比这寒风来的还快。”我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面条,一边看着窗外感慨,刚从发电部调到综合管理部的人事主管杨小军在此时打来电话,“吃过午饭没有,来给我帮个忙呗。”“好,就来了。”匆匆放下筷子,我向杨师傅办公室走去。

    路上寒风刺骨、天气阴沉,仿佛有一场雪在酝酿。“啥情况啊,大中午还加班呢?”我推门而入,就见杨师傅一个人在电脑旁愁眉莫展,办公桌上堆放着各部门统计的疫情防控信息文件,桌边还有一碗半凉的面条,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  他头也没有抬一下,快速招了招手,对我说:“拉个凳子过来坐,帮我看看这个下拉栏怎么设置。”我定睛一看,原来是疫情时期返厂职工的综合信息统计出了问题。

    我帮他解决了屋问题后,对他说: “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,快吃点饭吧,看你的面都坨了。”疲惫不已的杨师点点头,给已经凉透了的面里倒了些热水,端着碗倚在暖气片上吸溜吸溜地吃了起来,如释重负下的杨师把一碗剩饭竟吃出山珍海味的感觉。窗外的寒风凌冽着,夹杂着并不温柔的雪花。

    当日下午,雪如鹅毛般不断散落下来,原本静谧的大山在银装素裹下更显得肃穆和神秘。在食堂用过晚饭,我“哆嗦”着准备返回现场加班,突然发现眼前薄薄的积雪上有一行浅浅的脚印,抬头一看,那个极有辨识度的稳重敦实的身影在鹅毛大雪里慢慢挪步着。

    “杨师,饭后去遛弯呀?”我快步上前问道。

    “遛啥弯呀,最近发电部运行缺人手,回运行给值上带班去。”杨师回头看了看我,笑着说。

    “呦,下这么大雪,一个人就回娘家呀?”

    “哈哈哈,回娘家,回娘家。”他大笑着点了点头,“咱们运行三个值长现在都在厂里隔离观察呢,倒不开班了,娘家只能让我这回去帮忙喽”我们相视一笑,继续在雪地里向现场走去。

    西安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,像极了现在的数九寒天。一夜之间,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杨师白天在综合管理部既要做好人事主管工作,同时担起新到厂同事们的隔离服务工作,以及全厂职工疫情防控信息统计工作,晚上又要在发电部运行值班,担起了重要岗位的责任。

    无独有偶,在防疫考验来临时,如杨小军师傅一样,厂里一名名内心炙热、乐于奉献的同事们站出来顶住困难,他们身上平凡又质朴的光辉凝聚在一起,不惧寒冬、直面疫情,他们是保电一线最可靠的中流砥柱,也是应对疫情最好的良药。

YB亚博APP首页